民刑事案件
不動產爭議事件
非訟及家事事件
公司商務事件
勞工及就業服務事件
常年法律顧問


浩宇法律通訊期刊-第五十四期

加盟創業停、看、聽  林 凱律師

【案例】
一、A醫療用品公司為展店創業業績,在官方網站上刊登「醫療用品創業加盟邀請」的網
  頁,其內容包含加盟金、保證金、合約期限外,並宣稱「平均回收期6至8個月」,
  阿旺對加盟醫療用品事業有興趣,但質疑這樣的網頁內容是否實在、合法?
二、小蔣一直看好台灣手搖飲料市場榮景,存了一筆錢後想自行創業,他在網路上看到
  不少的飲料業者招募加盟的廣告,小蔣為降低創業失敗的風險,興起加盟飲料業者
  的念頭,但在洽商加盟過程中,小蔣有權利要求飲料業者提供什麼資訊嗎?飲料業
  者能不提供嗎?

【解析】
一、第一個案例是實際發生的案件,A醫療用品公司在其網站上「醫療用品創業加盟邀
  請」的網頁中宣稱加盟後「平均回收期6至8個月」,遭人向公平交易委員會檢舉廣
  告不實,雖 A公司答辯稱,回收期的預估是參考某時期各醫院門市的獲利情形,而
  刊登於網頁廣告,但查A公司的門市不只醫院門市,各門市每月獲利的情形並不固
  定,獲利、虧損互見,A公司僅以在醫院門市某時段獲利的情形來推估回收期,並不
  實在。依公平交易法第21條第1項規定,事業不得在商品或廣告上,或以其他使公
  眾知曉的方法,對於與商品相關而足以影響交易決定的事項虛偽不實,或引人錯誤
  的表示或表徵;依同法條第4項,上述第1項的規定,對於事業之服務可以準用;而
  公司於網站上鼓吹民眾加盟,屬於事業服務,因此A公司在其網站的廣告上宣稱加盟
  「平均回收期6至8個月」,為對於商品虛偽不實或引人錯誤的表示;公平交易委員
  會因此依公平交易法第42條規定,對 A公司除命停止、改正該不實廣告行為外,並
  處以二十萬元罰鍰。
二、公平交易委員會為維護連鎖加盟交易秩序,確保加盟事業自由與公平競爭,有效處
  理加盟業主經營加盟業務行為涉及違反公平交易案件,定有「公平交易委員會對於
  加盟業主經營行為案件之處理原則」,該處理原則的規範,實際上也是對於處於經
  濟弱勢欲加盟連鎖業者的一層保障,依該處理原則第三點的規定,加盟業主於招募
  加盟過程中,應於締約加盟之十日前或合理期間前,以書面提供下列加盟重要資訊
  給欲加盟的相對人審閱,否則構成顯失公平行為:
 (一)開始營運前之各項費用:如加盟金、教育訓練費、購買商品、原物料、資本設
    備、裝潢工程等,支付予加盟業主或其指定之人之相關費用,其金額或預估金
    額。
 (二)加盟營運期間之各項費用:如權利金之計收方式,及經營指導、行銷推廣、購
    買商品或原物料等,應支付予加盟業主或其指定之人之費用,其金額或預估金
    額。
 (三)授權加盟店使用商標權、專利權及著作權等智慧財產權之權利內容、有效期
    限,及其使用範圍與各項限制條件。
 (四)經營協助及訓練指導之內容與方式。
 (五)加盟店所在營業區域設置同一加盟體系之經營方案或預定計畫。
 (六)所有縣(市)同一加盟體系之數目、營業地址及上一年度解除、終止契約比率
    之統計資料。
 (七)加盟契約存續期間,對於加盟經營關係之限制,例如:
   1、商品或原物料須向加盟業主或其指定之人購買、須購買指定之品牌及規格。
   2、商品或原物料每次應訂購之項目及最低數量。
   3、資本設備須向加盟業主或其指定之人購買、須購買指定之規格。
   4、裝潢工程須由加盟業主指定之承攬施工者定作、須定作指定之規格。
   5、其他加盟經營關係之限制事項。
 (八)加盟契約變更、終止及解除之條件及處理方式。
 (九)如有預估營業額或預估收益等財務預測資訊,其計算方式或現存加盟店經營實
    績之佐證。
  據上,在第二個案例中,小蔣可以依據上述處理原則的規定,要求招募加盟的飲料業者,提供重要的資訊以審酌是否加盟。若飲料業者違反上述處理原則的規定,足以影響交易秩序或顯失公平者,主管機關得依公平交易法第42條規定,限期令停止、改正其行為或採取必要更正措施,並得處新台幣5萬元以上2500萬元以下罰緩。

【結語】
  近年來市場上招募加盟的事業日益增多,為求穩健的創業者多會考量加盟現有的經營業者,以求減少部分創業的困難與風險,但招募加盟的業者實際經營狀況如何?有無以不實的廣告或資訊吸收加盟者的加盟金?有意藉加盟來創業的人必須瞭解自身的法律權益,可要求業者提供必要的資訊,作為加盟與否的審酌依據,避免受到誤導、貿然加盟後悔不及。



我家房子占用到鄰地,依法要拆嗎?  林明信律師

【案例】
  某甲為退休之公務員,15年前在子女均已成年、成家後,以其畢生積蓄購入遠離城市喧鬧之郊區建築用地,再委請建築師設計、監造,完成其夢想中之宅邸,該屋占地35坪、樓高3層,新屋落成後某甲旋即舉家遷入,退休後頤養天年、含飴弄孫之生活,好不令人羨慕。不料,某甲日前卻接獲鄰地所有人某乙之存證信函,指控該屋疑似占用部分鄰地,經雙方會同地政事務所人員測量後,確認該屋占用鄰地約3坪之面積,因某乙堅持提告請求某甲拆屋還地,然該屋越界建築部分係側邊整排結構牆、柱,倘若拆除將有傾倒之危險,且拆除後回撐補強之費用驚人,試問某甲有無保全該屋免於拆除之可能?

【解析】
一、土地遭他人占用之權利保護:
 (一)、按民法第767條規定:「所有人對於無權占有或侵奪其所有物者,得請求返
    還之。對於妨害其所有權者,得請求除去之。有妨害其所有權之虞者,得請求
    防止之。前項規定,於所有權以外之物權,準用之。」,此為學理上所稱之
    「物上請求權」,目的是為了賦予物權所有人得實現、保障其權利,故當該物
    權遇到特定事由的妨礙,導致物權人無法完全實現其基於該物權所擁有之權利
    內容時,物權人得以行使此等請求權,以排除該特定事由之妨礙。
 (二)、雖依民法第125條「請求權,因15年間不行使而消滅。但法律所定期間較短
    者,依其規定。」之規定,原則上,前開「物上請求權」仍有15年消滅時效規
    定之適用。但據司法院大法官釋字107解釋文「『已登記』不動產所有人之回
    復請求權,無民法第125條消滅時效規定之適用。」及第164號解釋文「『已登
    記』不動產所有人之除去妨害請求權,不在本院釋字第107號解釋範圍之內,
    但依其性質,亦無民法第125條消滅時效規定之適用。」之旨,可知在「已登
    記之不動產」之情形,所有權人之「物上請求權」並無消滅時效之適用,此乃
    因物權登記已有絕對之效力,且有足資公示之外觀,應無容許無權占用者心存
    僥倖,或藉長期無權占用反而取得對抗真正權利人之謬況,故本案中,鄰地所
    有人某乙無需擔心其請求某甲拆屋還地之「物上請求權」有罹於時效之虞,某
    甲亦不可主張時效抗辯,拒絕返還土地。
二、越界建築之公益與私益之衡平:
 (一)、所有人之物權固為法律所應保障者,但在越界建築之情形,因建築物往往價
    值不菲,一概令無心之越界者拆屋還地,實與公共利益及社會經濟發展背道而
    馳,故民法第796條規定:「土地所有人建築房屋『非因故意或重大過失』逾
    越地界者,『鄰地所有人如知其越界而不即提出異議』,不得請求移去或變更
    其房屋。但土地所有人對於鄰地因此所受之損害,應支付償金。前項情形,鄰
    地所有人得請求土地所有人,以相當之價額購買越界部分之土地及因此形成之
    畸零地,其價額由當事人協議定之;不能協議者,得請求法院以判決定
    之。」,乃規範在非故意或重大過失而越界建築之情形,倘若鄰人明知土地遭
    占用卻不即時提出異議時,應令鄰人持續忍受該情狀,只得請求償金或請求價
    購越界部分之土地及因此形成之畸零地,而不得再請求拆屋還地;然在本案
    中,某甲固然「非因故意或重大過失」逾越地界,但因某乙亦係事後始發現越
    界情事,不符「知越界而不即提出異議」之情形,故某甲仍不得據本條拒絕拆
    屋還地。
 (二)、以往對於不符合前開民法796條規定者,鄰地所有人一概得請求請求拆除逾
    越地界之房屋,看似有益於法律秩序之安定,但有時難免對社會經濟及當事人
    之利益造成重大損害,故民法於98年1月23日增訂796條之1:「土地所有人建
    築房屋逾越地界,鄰地所有人請求移去或變更時,法院得斟酌公共利益及當事
    人利益,免為全部或一部之移去或變更。但土地所有人故意逾越地界者,不適
    用之。前條第一項但書及第二項規定,於前項情形準用之。」之規定,易言
    之,只要越界建築者並非出於故意占用鄰地,即賦予法院得於個案中權衡雙方
    之損益與公共利益等情狀,非不得判命越界建築者以支付償金或價購越界部分
    之土地及因此形成之畸零地等方式,免去拆屋還地之義務。

【結語】
  本案中,某甲興建房屋係委由專業建築師設計、監造,對於竟會發生占用鄰地之情形,實屬始料未及,若令必得拆屋還地(某甲雖可能得向建築師求償,惟非本文探討主題,茲不撰述),將造成某甲及社會經濟之損害。但另一方面,鄰地所有人某乙無端遭人占用土地,若不能主張權利請求返還土地,亦有違法律秩序之安定,是此類案件,通常法院會令雙方當事人各陳己見,分析兩造之利弊得失,作出最能兼顧公共利益與雙方權益之判決,某甲有可能獲得僅需支付償金或價購越界部分之土地及因此形成之畸零地之判決,無庸拆屋還地。



我國民法修正前「童養媳」與「養女」之繼承權  詹益聰律師

【案例】
  張林罔市出生於日本昭和年間,原生家庭經濟貧困,因父母生有六子六女,無力撫育罔市,故罔市在9歲時,即遭父母送給當時經商有成、家境富裕的張水牛當「童養媳」,希望日後待罔市成年後,能嫁給張水牛的三子張火龍。沒想到,張火龍在十四歲時,即因突如其來的意外不幸身亡,但因罔市從小聰明可愛,深得張水牛歡心,故張水牛仍持續撫養罔市長大,並待罔市成年後,將罔市嫁給隔壁村的王阿炮;不幸的是,罔市出嫁後的隔年(仍是日據時代),張水牛就因太過想念罔市而病死。現今,罔市已高齡99歲,日前得知張水牛的曾孫正在辦理張水牛遺產之繼承,試問:
一、張林罔市對於張水牛的遺產有無繼承權?
二、倘張林罔市為張水牛的「養女」而非童養媳,則張林罔市對於張水牛的遺產有無繼
  承權?
三、倘張林罔市非張水牛所收養,而是張水牛孫子在民國50年1月1日所收養的養女,且
  張水牛孫子於民國60年1月1日死亡,則張林罔市對於張水牛的遺產有無繼承權?

【解析】
  童養媳,又稱「媳婦仔」、「養婦」、「小媳婦」,係指將來擬婚配家中男丁為目的而養入之幼女,白話的說,也就是收養人將別人家所生的小女孩收入自家,將小女孩養大後作為自己家中男性親屬(如兒子)的老婆;而所謂「養女」,則係指擬作為家中女兒為目的而養入之女性。故由上述定義可知,「童養媳」與「養女」身分上最大的不同點,即在於童養媳日後多將成為收養人之媳婦,對於養家之親屬發生姻親關係;而養女則無上述結婚之需求,與養家之親屬發生與親生子女同一之親屬關係。再來,按民法第1077條之規定,現在我國對於養子女係採「完全收養原則」,也就是養子女對於養父母之身分關係、權利(如繼承權)及義務(如撫養義務),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均與婚生子女相同。然而,日據時期的台灣社會,養女是否如現今民法規定般對於養家有繼承權?與養女身分地位不同但相近的「童養媳」,對於養家是否具有繼承權?則為本文欲行討論之問題。
一、依繼承登記法令補充規定第1、2、3條之規定:「繼承開始(即被繼承人死亡日期或
  經死亡宣告確定死亡日期)於台灣光復以前者(民國三十四年十月二十四日以前),
  應依有關台灣光復前繼承習慣辦理。繼承開始於台灣光復後(民國三十四年十月二十
  五日以後)至七十四年六月四日以前者,依修正前之民法親屬、繼承兩編及其施行法
  規定辦理。繼承開始於民國七十四年六月五日以後者,應依現行民法親屬、繼承兩
  編暨其施行法規定辦理。」、「日據時期台灣省人財產繼承習慣分為家產繼承與私
  產繼承兩種。…家產繼承因戶主喪失戶主權而開始;…」、「因戶主喪失戶主權而開
  始之財產繼承,其繼承人之順序為:一、法定之推定財產繼承人。二、指定之財產
  繼承人。三、選定之財產繼承人。第一順序之法定推定財產繼承人係男子直系卑親
  屬(不分長幼、嫡庶、婚生或私生、自然血親或準血親),且係繼承開始當時之家屬
  為限。女子直系卑親屬即因別籍異財或分家等原因離家之男子直系卑親屬均無繼承
  權。…」,可知被繼承人在日據時代死亡者,應該按當時日據時代的「習慣」辦理繼
  承;而依當時的習慣,第一順位具有繼承人資格者,只有被繼承人的男子直系卑親
  屬,至於女性,不論是被繼承人的老婆、親生女、私生女、養女或童養媳,對於被
  繼承人之財產均無繼承權。
二、次依繼承登記法令補充規定第19條之規定:「繼承開始於民國七十四年六月四日以
  前,依修正前民法第1142條第2項『養子女應繼分,為婚生子女之二分之一』之規
  定主張繼承者,以養子女與婚生子女共同繼承養父母之遺產時,始有其適用」,可
  知被繼承人在台灣光復後至74年6月4日間死亡者,應該按「修正前」的繼承法規定
  辦理繼承;而依當時法律規定,雖養女不若日據時代,對於被繼承人已有繼承權,
  但養女可得繼承被繼承人財產之比例,只有被繼承人婚生子女的一半。
三、準此,既然案例中的張水牛死於台灣日據時代,所以如果想辦理張水牛之遺產繼
  承,應該要依照當時日據時代的「習慣」處理;又因張林罔市是女性,非張水牛男
  子直系卑親屬,故不論張林罔市是張水牛的童養媳或者是養女,對於張水牛的遺產
  均不得繼承。那在問題三部分,因為張林罔市是張水牛孫子在民國50年1月1日所收
  養的養女,而依當時我國修正前民法的規定,養女已有繼承權,故在張水牛孫子死
  亡後,張林罔市可以繼承張水牛的遺產;但是,因修正前民法第1142條第2項具有
  特別規定,所以張林罔市可得繼承張水牛遺產之比例,僅有張水牛孫子婚生子女的
  一半。

【結語】
  死亡,乃人一生中必經之事,故每個人、每個家庭,都一定會面臨被繼承人死亡後,何人具有繼承權、遺產應如何分配等等之問題;復因我國民法歷經更迭,繼承制度又因時代之變遷而屢有不同,是以,為求慎重,避免日後親屬間尚需因先人之遺產分配問題而對簿公堂,辦理遺產繼承仍應徵詢專業律師之意見,方較妥適。



遭公司違法解僱時如何保障自身權益  蔡宜衡律師
【案例】
小魏與娜娜是公司的同事,二人因為朝夕相處而日久生情,但是未料,二人在交往後因為工作上觀念的差異以及種種個性不合的因素,最終導致二人無法再維繫此段感情。娜娜遭受情變後,開始奮發工作,因此受到公司長官的青睞而獲拔擢,在職務上反而成為小魏的主管。而娜娜因為對小魏由愛生恨,所以屢屢在工作上以小魏表現不佳、能力不足為由百般刁難小魏;除此之外,娜娜為了要除掉小魏這個眼中釘,竟在一次的主管會議上誣陷小魏有侵占公司貨款之行為,進而報請公司人事單位以小魏構成勞動基準法第12條第1項第4款「違反勞動契約或工作規則,情節重大者」之規定,將小魏予以解僱,並責令小魏自人事命令發布後即無需再到公司上班,試問小魏該如何自保?

【解析】
一、公司終止與小魏之間勞動契約之行為是否合法?
  依照司法實務的見解,所謂勞動基準法第12條第1項第4款違反勞動契約工作規則 
  「情節重大」的情形,是指因該事由導致勞動關係進行受到干擾,而有賦予雇主立
  即終止勞動契約關係權利之必要,且受僱人亦無法期待雇主於解僱後給付其資遣費
  而言,必以勞工違反勞動契約或工作規則之具體事項,客觀上已難期待雇主採用解
  僱以外之懲處手段而繼續其僱傭關係,且雇主所為之懲戒性解僱與勞工之違規在程
  度上核屬相當者,始足稱之。因此,勞工之違規行為態樣、故意或過失違規、對雇
  主及所營事業所生之危險或損失、勞雇間關係之緊密程度、勞工到職時間之久暫
  等,均為是否達到懲戒性解僱之衡量標準(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2624號判決要
  旨參照)。故而,小魏侵占公司貨款之事既然是娜娜所虛構,所以小魏自然沒有違
  反勞動契約或工作規則且情節重大之情事。此外,縱然小魏之工作表現及成績不如
  公司之預期,但是公司仍然是可以用解僱以外的懲處手段,對小魏施予警惕,而繼
  續雙方之間的僱傭關係。惟公司在未詳細調查事實的情況下,直接以免職解僱最嚴
  厲的懲處手段終止勞動契約,並不合法,換言之,小魏與公司間的僱傭關係仍然繼
  續存在。
二、小魏被公司違法解僱後有無需要繼續到公司上班或提供勞務?
  在勞工被公司違法解僱的案例中,勞工常常會有一個疑問,就是雖然我覺得公司這
  個解僱的行為是不合法的,但因為公司已經叫我不要去上班了,所以就算我想繼續
  在公司工作但也會被公司拒絕,那我該怎麼做呢?關於這個問題,依照民法第487
  條前段規定:「僱用人受領勞務遲延者,受僱人無補服勞務之義務,仍得請求報
  酬。」、第235條規定:「債務人非依債務本旨實行提出給付者,不生提出之效
  力。但債權人預示拒絕受領之意思或給付兼需債權人之行為者,債務人得以準備給
  付之事情,通知債權人以代提出。」及第234條規定:「債權人對於已提出之給
  付,拒絕受領或不能受領者,自提出時起,負遲延責任。」,可以知道在本案例
  中,因為小魏是遭公司違法解僱的情況下,所以雙方的僱傭關係仍然繼續存在,從
  而公司即有受領小魏提供勞務的義務。因此,即便公司在違法解僱小魏後就明白表
  示拒絕小魏再來公司上班,但小魏這時候為了保障自身的權益,並保留日後可向公
  司請求此段遭違法免職期間薪資的權利,小魏就可以先寄發存證信函或以其他書面
  通知的方式向公司表達要繼續提供勞務的意思,以取代他實際到公司上班所可能造
  成的衝突與摩擦。是故,公司此時就算拒絕小魏繼續提供勞務,但公司也須依法負
  擔受領遲延的責任,亦即必須照發此段期間的工資。
三、小魏在法律上可尋求之救濟:
 (一)首先,倘若小魏仍就想在此家公司服務的話,小魏此時可向法院提出確認僱傭
    關係存在之訴訟,並可同時請求自遭公司免職之日起至復職之日止此段期間之
    薪資給付。
 (二)然而,倘若小魏對於此家公司已無任何眷戀的話,則小魏此時亦可依照勞動基
    準法第14條第1項第5款及第6款之規定,以公司違法解僱而未依勞動契約給付
    工作報酬及公司有違反勞動契約或勞工法令致損害其權益為由,向公司表達終
    止勞動契約之意思表示;此時,小魏除可請求自遭公司免職之日起至他向公司
    終止契約之日止此段期間之薪資給付外,尚可依照勞動基準法第14條第4項準
    用同法第17條之規定,請求公司依照他工作的年資給付資遣費。

【結語】
在今日勞工意識高漲,勞工權益獲得十足保障的時空背景下,雇主應充分與勞工進行對話並以更謹慎的態度處理與勞工之間勞資糾紛,切勿恣意武斷行事,以避免造成公司無端之損失及損害商譽。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