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刑事案件
不動產爭議事件
非訟及家事事件
公司商務事件
勞工及就業服務事件
常年法律顧問


浩宇法律通訊期刊-第五十五期

誰是我的老闆? 林 凱律師

【案例】
A於民國85年間在台北市開設甲甲公司,於95年間再設立甲上公司,兩家公司登記的地址相同,營業項目大同小異,財務也是由相同人員負責。B、C兩人於90年間到甲甲公司任職,擔任業務員,甲甲公司並為B、C辦理加入勞、健保,97年間A徵得B、C同意,將B、C在甲甲公司的勞、健保退保,改由甲上公司加保B的勞、健保;另由A的配偶F在桃園市開設的乙乙公司加保C的勞、健保,但C的薪資仍由甲甲公司支付,而B的薪資有時由甲甲公司轉帳給B,有時由甲上公司支付:B向客戶取得的訂單,則一部分交給甲甲公司、一部分交給甲上公司處理。104年10月間A以公司業務緊縮為由將B、C裁員,但資遣費部分,三家公司都推諉自己不是雇主不願支付。B、C究應向哪家公司請求支付?另B、C離職後發現甲上公司、乙乙公司分別幫B、C辦理健、勞保時,將他們的每月薪資5萬元,低報為3萬元,影響到日後可請領勞工退休金的金額,這部分損失B、C又該向哪家公司求償?

【解析】
一、勞保、健保投保的雇主,是否就是僱傭關係的雇主?
(一)所謂的僱傭契約,是指當事人約定,一方為他方提供勞務,他方給付報酬的契
約,勞基法上勞工與雇主間的勞動契約,屬於僱傭契約;而僱用五人以上公司行
號之雇主應該為勞工辦理勞工保險,此為勞工保險條例第6條所明文規定,但勞工
保險的投保單位(公司行號),是否就是該單位辦理勞工保險被保險人(勞工)的
雇主嗎?
(二)勞工保險條例並沒有明文規定強制投保的被保險人與投保單位間的契約關係,必
須是民法上的僱傭關係或勞基法上的勞動契約,而且該條例中所稱的受僱,也未
必要以有實質上的僱傭關係為要件,所以勞工保險或全民健康保險的投保單位,
並不當然與當事人間的實際法律關係相符,因此不能僅以投保單位作為確認僱傭
關係的依據。
二、就本案而言, C的勞、健保投保單位雖然是乙乙公司,但是C並不是為乙乙公司提
供勞務,他的薪水也不是乙乙公司所發放,而是甲甲公司支付;因此,乙乙公司不
是僱傭關係或勞動契約的雇主,C的實際雇主為甲甲公司,甲甲公司應負擔C的資遣
費。至於B的勞、健保投保單位雖然是甲上公司,但B是為甲甲公司及甲上公司提供
勞務、爭取訂單,並由該二家公司支付薪資,而且該二家公司的負責人相同、地址
相同、內部財務管理實質上相同,雖然法律上是不同的公司、不同的法人,仍屬於
有實體同一性的雇主。實際上是由甲甲公司、甲上公司共同僱用B,該兩家公司應該
共同對B負擔相關的義務(包括給付資遣費)。
三、又依勞工退休金條例第6條及第14條規定,雇主應該為適用該條例的勞工,按月提
繳退休金,儲存在勞工保險局設立的勞工退休金個人專戶,雇主每個月負擔的勞工
退休金提撥率,不得低於勞工每月工資百分之六;而雇主在提繳勞工退休金的基準
既然是勞工每月工資,就必須依勞工實際的工資來提繳,若雇主對勞工保險局申報
勞工的工資低於實際的工資,勞工日後可領的退休金額相對會減少,損害勞工權
益,勞工當然可以對雇主求償。就本案例而言,B可向他的雇主甲甲公司、甲上公
司,C可向他的雇主乙乙公司求償勞工退休金的損失。但需注意的是,雇主提繳的勞
工退休金儲存在勞工退休個人專戶,在勞工為屆齡退休前,勞工不能領取退休金;
因此,B、C向雇主求償時,是請求雇主將先前少提撥的退休金金額存入勞工退休金
個人專戶,而不能要求雇主交付現金給B、C本人。

【結語】
借用他人公司掛勞、健保的情形,不算少見,但發生勞資糾紛、爭議時,法院還是以實際上的僱傭關係來判斷雇主是何人,不是以勞、健保的投保單位作為認定依據。於本案例中,甲甲公司不能因為B、C不是由其公司辦理勞、健保,而免除雇主的法律責任。




「秒買秒退」合法嗎? 陳進文律師

【案例】
DS食品公司因涉嫌製造「黑心油」產品,其負責人遭檢察官以犯罪嫌疑重大為由起訴。然經地方法院審理,認為犯罪不能證明而為無罪判決。判決一公布,群情譁然。有正義之士認為「司法無法還人民公道」,遂發起拒絕購買DS公司旗下產品而為抵制,欲迫使DS公司退出食品銷售市場。其中,超具正義感之鄉民小明知悉C公司賣場為DS公司之通路商,且對消費者採取「100% 零風險滿意保證」之政策,意即只要消費者對商品不滿意,C公司將全額退款,至於C公司收下退貨後如何處理,C公司一概以與廠商間簽有保密協定而不願對外說明。小明遂利用C公司「100% 零風險滿意保證」之退貨政策,發起「秒買秒退」活動,並於今年某月某日親自去C公司購買DS公司所生產之鮮奶,於付款後將鮮奶包裝打開,並加入防蚊液以防止鮮奶被回收後再重新包裝銷售,並拿去向C公司退貨。則小明將防蚊液注入鮮奶且退貨給C公司之行為,在法律上應負如何之刑事、民事法律責任?

【解析】
一、小明的法律責任:
小明應負何種刑事或民事責任?我們先將案例事實依「人事時地物」簡化歸納如
下:「小明於今年某年某月某日至C公司購買A公司鮮奶,並將防蚊液加入鮮奶,並
退還給C公司」。如此一來,我們可得知本案出現之「人」有三位,即「小明」、
「DS公司」及「C公司」。「事」就是「小明將防蚊液加入鮮奶」、「時」就是「今
年某年某月某日」、「地」就是「C公司賣場」、「物」就是「鮮奶」了。為何一
直要強調「人事時地物」?因為在案件判斷上,只要其中一項不符合真實情形,被
告(不論民事或刑事)就可以抗辯民事原告或刑事檢察官起訴之事實不存在,倘如果
原告或檢察官無法舉證證明所訴為真,原則上民事原告就會敗訴,而刑事被告就會
獲判無罪,被告也因此無須負法律責任。這是因為適用法律之前提必須是所發生之
事實為真實;若非為真實,就會形成「冤案」了。在找出本案之重點事實後,我們
就可以看看這樣的事實應如何適用法律,接下來就討論小明在本案中應負如何之
「刑事責任」及「民事責任」。

(一)小明之刑事責任:
眾所皆知,防蚊液不是可食用之物,且直接進入人體內將會對人體造成毒害,當
然不可將防蚊液加入食物之中。於是,就刑事責任而言,小明可能涉及刑法第
354條之毀損罪、刑法第191條之毒化飲食物品罪、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
第1項第3款食品加工毒害罪。分別討論如下:
1、刑法第354條毀損罪部分:
刑法第354條規定:「毀棄、損壞前二條以外之他人之物或致令不堪用,足以生
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本條
罪名之成立是要以毀損「他人之物」為要件。小明將防蚊液倒入鮮奶中當然會使
鮮奶變質(損壞),但是C公司既然已將鮮奶賣給小明並交付(結帳完畢就交給小
明),則小明於C公司交付時就取得鮮奶之所有權,亦即,鮮奶是屬於小明的而
非仍屬於C公司的。因此小明在鮮奶中加入防蚊液等於是毀損自己的東西,而非
毀損他人之物,小明的行為並不成立刑法第354條毀損罪。
2、刑法第191-1條之毒化飲食物品罪部分:
刑法第191-1條規定:「對他人公開陳列、販賣之飲食物品或其他物品滲入、添
加或塗抹毒物或其他有害人體健康之物質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將已滲入、
添加或塗抹毒物或其他有害人體健康之飲食物品或其他物品混雜於公開陳列、販
賣之飲食物品或其他物品者,亦同。犯前二項之罪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
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一項及第二項
之未遂犯罰之。」,但是本條罪名之成立也是以「他人之物」為要件。小明在
「自己」的鮮奶中加入防蚊液已如前述,且C公司就已開封之食品亦不可能再公
開陳列販售,除非小明另有毒害他人之故意而偷偷再將鮮奶放在C公司之賣場
上,否則小明的行為亦不成立刑法第191-1條毒化飲食物品罪。
3、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第1項第3款、第49條第1 項食品加工毒害罪部分: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5條第1項第3款規定:「食品或食品添加物有下列情形
之一者,不得製造、加工、調配、包裝、運送、貯存、販賣、輸入、輸出、作為
贈品或公開陳列:三、有毒或含有害人體健康之物質或異物。」;同法第49條
第1項規定:「有第十五條第一項第三款、第七款、第十款或第十六條第一款行
為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八千萬元以下罰金。情節輕微者,處
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八百萬元以下罰金。」,本罪成立之
前提是指食品或食品添加物本身即具毒性,而不得為製造、加工、調配…等行
為。然鮮奶本身並無毒,已不符合本罪之要件,況且小明加入防蚊液之行為是在
防止鮮奶退貨後再流入市面販售,並非為營運行為,因此小明的行為亦不違反食
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之刑事規範。
4、小結:
小明於今年某年某月某日至C公司購買A公司鮮奶,並將防蚊液加入鮮奶而退貨
給C公司的行為,並不構成犯罪,因此小明並無刑事責任可言。

(二)小明之民事責任:
民事關係注重人與人之間彼此的法律關係,非如刑事專門注重人的行為應如何處
罰。因此,誰與誰間之法律關係為何,就是處理民事案件首要注重之問題。本案
之「人」有3位,即DS公司、C公司及小明。既然是小明的行為引發爭議,故只就
小明與C公司之間、及小明與DS公司的民事法律關係討論。C公司與DS公司有如何
之法律關係,因非本案問題所在,故不予討論。
1、小明與C公司之間的法律關係:
小明向C公司購買鮮奶,故小明與C公司成立買賣契約(民法第345條參照),且
銀貨兩訖,故小明與C公司間之鮮奶買賣並無問題。有問題的是,小明在鮮奶中
加入防蚊液再退還給C公司,有沒有違反民法的地方?C公司就退貨既採「100%
零風險滿意保證」,顯見無論以何種理由退貨,C公司一定全額退款,而貨品是
否經過買受人使用及如何使用,皆在所不論,因此可認C公司與退貨之顧客間成
立「無條件退貨契約」。依我國民法契約自由之原則,只要不違反公序良俗及強
制規定,契約皆為有效。所以,C公司接受小明之退貨契約是有效的。至於小明
在鮮奶中加入防蚊液部分,C公司既無條件接受退貨,則退貨品之瑕疵即應由C
公司自行承擔,故小明對C公司並無違反民事法律或契約之問題,所以小明無須
對C公司負民事責任。
2、小明與DS公司之間的法律關係:
小明是向C公司購買鮮奶,退貨也是向C公司退貨,所以小明與DS公司間並無契
約存在。可討論的是,小明是否侵害DS公司之權利及以損害DS公司為目的而須
負民事責任?民法第184條第1項規定:「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
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
可是小明在鮮奶中加入防蚊液是毀損自己的東西,退貨也是按照C公司的規定進
行,並無任何「不法」可言,當然無須賠償DS公司。至於以損害DS公司為目的
而言,民法第148條第1項規定:「權利之行使,不得違反公共利益,或以損害
他人為主要目的」,即俗稱「權利濫用之禁止」。眾人皆知,小明當然是以損害
DS公司為目的,但是依最高法院之見解,不是望文生義就直接認為小明違反民
法第148條第1項規定,還要考量就個人因權利行使所能取得之利益,與他人及
國家社會因其權利行使所受之損失,比較衡量以定之。就本案而言,小明退貨是
為了抵制DS公司,但因為退貨是依C公司的規定;又C公司與DS公司因簽有保密
協定,一般人不知C公司將如何處理退貨,所以會不會對DS造成損害,也無從得
知;最重要的是,小明退貨的行為並無利益可得,而DS的損失顯然也不是小明
的個人行為就可以造成,所以也難認為小明在濫用退貨的權利。

二、小明退貨行為之探討-代結論
小明將鮮奶加入防蚊液並加以退貨之行為,固無刑事或民事上之法律責任可言,已如上述。但是出問題的既然是「油」而非「鮮奶」,則如此糟蹋食物的行為,當然不可取。如果說要抵制黑心廠商,只需「拒買」即已無足,無須以浪費食物之方式為之。況且,小明係利用C公司的無條件退貨機制而無法律上之責任,惟不可能所有的商家都有這樣的機制。倘若其他商家拒絕以此種方式接受退貨,而像小明這樣的消費者又執意為之,必然徒生糾紛,不是就是「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之情形,何苦為之。





父債子還之枷鎖─談如何為有效的拋棄繼承 莊秉澍律師

何謂拋棄繼承?
繼承,不是只有分財產,債務也會繼承。為使「父母留下的債務,不再是困住孩子未來發展的絆腳石」,打破「父債子還」的枷鎖,遂民法修正繼承編之規定,改採「繼承限定責任制度」。按「繼承人得拋棄其繼承權。前項拋棄,應於知悉其得繼承之時起三個月內以書面向法院為之。拋棄繼承後,應以書面通知因其拋棄而應為繼承之人。但不能通知者,不在此限。」,此於民法第1174條定有明文。 換言之,倘繼承人不願繼承被繼承人遺留財產上之一切權利及義務(包含:全部財產、債權及債務),應具狀向法院表示拋棄繼承。

何人應該為拋棄繼承?
很多民眾常常認為繼承人只有兒子,但是這是錯誤的觀念!!!在法律上,除了配偶是當然的繼承人,有一定的繼承權外;參照民法第1138條之規定,直系血親卑親屬(第一順序,包含兒女、內外(曾)孫子女)、父母(第二順序)、兄弟姐妹(第三順序)與祖父母(第四順序)都是法定繼承人。當前順序繼承人尚存在,則後順序繼承人就沒有繼承權;當前順序繼承人因喪失繼承權、於繼承開始前死亡或辦理拋棄繼承而無人繼承時,後順序繼承人就因此取得繼承權,所以當親人往生時,法定繼承人要先確定自己有無繼承權。最常發生已出嫁又或者已分家之兄弟姐妹間,常常誤以為自己沒有繼承權,也因此承擔了彼此間所遺留之債務。

拋棄繼承之具體方式如何為之?
拋棄繼承應於知悉得為繼承之時起三個月內以書面向法院為之,從而繼承人應檢具「拋棄繼承聲明書」、「聲明人之最新戶籍謄本」、「被繼承人之除戶謄本」、「被繼承人之繼承系統表(第一順位至第四順位繼承人,均須詳載)」、「聲明人之印鑑證明」、「聲明拋棄繼承之規費新台幣1000元」、「通知因聲明人拋棄繼承而得為繼承人之證明文件(例如存證信函、回執及被通知人之戶籍謄本)」,以書狀向法院聲明之。所謂的「法院」,係指被繼承人戶籍所在地之法院。又若繼承人未滿7歲,應由法定代理人代為具名意思表示並蓋章;若滿7歲以上之繼承人,則應由其為意思表示及蓋章,並由法定代理人同意此拋棄繼承及蓋章。

未檢具已通知次順位繼承人之證明文件,是否代表拋棄繼承無效?
繼承之拋棄,僅以繼承人一方之意思表示,即發生效力,性質上為單獨行為。法律雖規定該意思表示須以書面向法院為之,但並非謂拋棄繼承須經法院裁定始 能生效,其目的係在使後順位繼承人得以早日知悉前順位繼承人拋棄繼承之情事,以決定是否拋棄繼承,非謂拋棄繼承權之人未以書面通知後順位之應為繼承之人,即不生拋棄繼承權之效力,此部分參酌修正立法理由即得明之。
繼承權可否預先拋棄?
繼承人雖得以拋棄其繼承權,惟所謂繼承權之拋棄,係指繼承開始後,為不願繼承效力之意思表示而言。又觀民法1147條「繼承,因被繼承人死亡而開始」之規定即知,倘尚未有死亡之情事發生,則根本不會有繼承之問題,更遑論繼承權之拋棄。是以,若繼承開始前預先為繼承權之拋棄,則不能認為有效。

如何知道拋棄繼承是否完成?
倘上述拋棄繼承之要件及行為均已完備,則拋棄繼承人將會獲悉法院來函通知,並載明「本件拋棄繼承權,核與民法1174條規定尚無不合,准予備查」等語,即代表拋棄繼承已然完成。





離婚協議書誰說了算? 蔡政峯律師

【案例】
丁先生與林太太都是台灣人,婚後生了一個天真活潑浪漫的小男孩丁丁。好景不常,四年後丁先生覺得丁太太人老珠黃,且丁太太一個月賺美金1500元,和他一個月賺美金5000元根本不能相比,整天只懂得在家晃來晃去和自己的丈夫吵架,實在很不OK,憤而決定要與丁太太勞燕分飛,展開美好璀璨的新人生。在丁丁四歲生日後的某一天,丁先生給丁太太一份載明「願負擔丁丁教育費用」之離婚協議書,並表示因為丁太太是個窮光蛋,如果丁太太不簽,進法院後丁太太絕對拿不到監護權,可憐的丁太太該不該簽呢?

【解析】
一、丁太太是不是如丁先生所述一定拿不到丁丁的監護權呢?
按民法第1055條第1項規定:「夫妻離婚者,對於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
擔,依協議由一方或雙方共同任之。未為協議或協議不成者,法院得依夫妻之一
方、主管機關、社會福利機構或其他利害關係人之請求或依職權酌定之。」是夫妻
離婚對於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若無共識應由法院職權酌定。
次按民法第1055條之1規定:「法院為前條裁判時,應依子女之最佳利益,審酌一
切情狀,尤應注意下列事項:一、子女之年齡、性別、人數及健康情形。二、子女
之意願及人格發展之需要。三、父母之年齡、職業、品行、健康情形、經濟能力及
生活狀況。四、父母保護教養子女之意願及態度。五、父母子女間或未成年子女與
其他共同生活之人間之感情狀況。六、父母之一方是否有妨礙他方對未成年子女權
利義務行使負擔之行為。七、各族群之傳統習俗、文化及價值觀。(第一項)前項子
女最佳利益之審酌,法院除得參考社工人員之訪視報告或家事調查官之調查報告
外,並得依囑託警察機關、稅捐機關、金融機構、學校及其他有關機關、團體或具
有相關專業知識之適當人士就特定事項調查之結果認定之。(第二項)」因此,法院
裁定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誰屬時,乃是就未成年子女之最佳利益論
處,並非僅以離婚夫妻雙方經濟狀況為唯一考量。參酌現行實務見解,經濟狀況確
實為法院衡酌時之必要之點,但法院更重視如何才能讓未成年子女有健全完整之人
格發展。
所以囉!夫妻離婚的時候並不是像丁先生所說的有錢就一定拿得到監護權!若是經
濟狀況已能提供小孩子健全的成長環境,多出來的那幾個位數其實在法院眼中是沒
有意義的喔!

二、在夫妻協議離婚的案件中,夫妻之間都知道要寫離婚協議書,但是要寫那些項目
呢?要怎麼寫呢?
(一)假若丁先生丁太太沒有生下丁丁而要離婚:
在一般離婚協議書中,最基本都會寫到「贍養費」、「夫妻財產分配」、「債務
負擔」等項目。而此所謂的「贍養費」與法律規定的「贍養費」並不相同,在離
婚協議書中所稱的「贍養費」,性質上並非扶養義務的延長亦無法定要件之限
制,因此,此筆金額之有無或高低端視夫妻雙方協議的結果,並無所謂的絕對有
或絕對沒有這筆費用。而若是雙方有約定一方給付他方費用,有經驗的律師通常
亦會想方設法設定其他條件擔保該筆費用可確實履行,以免淪為具文。
而在沒有子嗣情形下之離婚,雙方最重要的就是對於婚姻期間產生的債務或財產
進行分配協商,舉例來說:剩下的房貸誰要負責?車子是誰的?沙發當初誰買
的?甚至是一起養的貓、狗要跟誰等等都是要白紙黑字記明於離婚協議書上,以
免日後對於漏未分配事項爭訟於院,不僅勞力費神又要跟耽誤自己青春的傢伙糾
結不清,真是剪不斷理還亂。只能說,為了一勞永逸達到真正的精神上自由與解
脫,對於夫妻間財產和債務分配是要清清楚楚的寫於離婚協議書上的,絕非三言
兩語就可輕描淡寫帶過的喔,如此才能真正保障彼此達到協議書最大的功效!
(二)丁丁都四歲了,丁先生與丁太太始協議離婚:
承前所述,「監護權」誰屬並不是有錢的一方說了算,因此,「監護權」之歸屬
自屬夫妻雙方可協議之事項,若雙方協議不成始得透過法院裁判。而伴隨著「監
護權」歸屬的尚有所謂「探視權」,即便夫妻雙方離婚,雙方仍可約定共同監護
或一般監護,只是夫妻關係既已破裂,因而多半約定為夫妻其中一方為監護人,
另一方為探視權人。而約定探視權之條款則應該詳述探視時間及地點,如「丁先
生得於每週六晚間六點整至丁太太之居所接丁丁離開,並於每周日晚間六點親自
將丁丁送回丁太太居所。」等語。
那麼,關於子女之教育或扶養費用該怎麼約定呢?雖然「監護權」已約定為一方
享有,然並不當然因此免除他方生父或生母扶養、教育之責任。因此,雙方通常
仍會約定他方應負擔子女之教育及扶養費用,相關費用最好以具體金額及條件載
明於離婚協議書上,斷不是以「願負擔丁丁教育費用」一句話便以足夠,而是應
載明「每月O日前給付OOOOO元作為子女扶養費用,持續至民國OOO年
止」或其他更為詳盡之說明。

【結語】
夫妻在離婚的時候,弱勢的一方切莫因為他方經濟地位較高或是較為強勢就放棄自身該有的權利,更不要以為自己要求任何條件或是將離婚協議書寫得鉅細靡遺是個過分的要求。不管是為了小孩子或是自身著想,切記要懂得適時適度的捍衛自己的權利,就教於律師,請律師提供專業的意見喔!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