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刑事案件
不動產爭議事件
非訟及家事事件
公司商務事件
勞工及就業服務事件
常年法律顧問


浩宇法律通訊期刊-第五十六期

員工自願不投保勞工保險的法律效果 蔡宜衡律師

【案例】
阿翔為一擁有國立大學學歷的有為青年,但因念書時期沉溺於酒店所以積欠數家銀行鉅額信用卡卡債。畢業後,阿翔希望趕快到知名建設公司的工地擔任粗工來償還債務,所以特別在面試時向主管表明他目前的財務狀況,希望公司不要幫他投保勞保,薪水的發放也以現金的方式交付,以避免遭到債權銀行的扣款。而公司為了保全起見,也另外和阿翔簽立了一份切結書,內容載明「日後如有一切後果願自行承擔」的文字。一日,阿翔於工作時自鷹架上跌落導致他雙腿骨折,阿祥於事故後反而來向公司請求職業災害的損害賠償,是否有理由?公司得否以阿翔需接受長時間醫療復健為由,而終止雙方的勞動契約?

【解析】
一、勞工保險可否視公司或員工的意願而選擇是否投保?
依照勞工保險條例第6條第1項:「年滿十五歲以上,六十五歲以下之左列勞工,應
以其雇主或所屬團體或所屬機構為投保單位,全部參加勞工保險為被保險人:(二)
受僱於僱用五人以上公司、行號之員工。」之規定,可以知道凡是服務於員工人數
在5人以上公司行號的勞工,應以其雇主或所屬團體或所屬機構為投保單位,而全部
參加勞工保險。而勞工保險為一具有社會福利性質的強制保險,與一般保險性質有
別,故勞工保險之目的在於維持勞工及其家屬基本經濟生活之穩定,不致因個別保
險事故之發生而使勞工及其家屬之生活陷入困境,藉以落實保護勞工之社會政策。
因此於制度設計上,是採寬惠勞工的處置,不會因為投保單位未依規定為勞工辦理
投保,就讓勞工或其家屬頓失所依。從而,勞工保險條例屬於一強制規定,參加與
否並非取決於勞工或雇主的意願,縱使勞工不願參加或承諾自願承擔因未投保勞工
保險所生之一切不利益,雇主仍有義務為其投保。倘若雇主未為勞工辦理投保手
續,除因損害的發生是因為不可抗力或不可期待等情事所造成之外,雇主應負全額
之賠償責任。職是之故,在本案例中,即便公司已要求阿翔出具切結書來放棄他日
後可以主張的法律上權利,但因為切結書的內容已違反勞工保險條例的強制規定,
所以也會被認定是無效的。
二、雇主未為員工投保勞工保險在發生職業災害時所需賠償的範圍為何?
參照勞動基準法第59條第1項本文:「勞工因遭遇職業災害而致死亡、殘廢、傷害
或疾病時,雇主應依左列規定予以補償。但如同一事故,依勞工保險條例或其他法
令規定,已由雇主支付費用補償者,雇主得予以抵充之。」之規定,亦即假設雇主
有為員工投保勞工保險時,則在發生職業災害之情況下,如果該名員工已經獲得勞
工保險之保險給付時,則雇主應補償的數額得扣除保險理賠之金額;換言之,由於
阿翔的公司未幫他投保勞工保險,則該公司因阿翔發生職業災害所產生之「傷病給
付」、「醫療給付」、「失能給付」或「死亡給付」,皆全部由公司加以自行吸收
。因此,職業災害之事故發生時,若在雇主未投保勞工保險之情形下,雇主可能會
因此需負擔一筆為數不小的補償金。
三、公司得否在阿翔職業災害之治療、休養期間以其不能勝任工作為由,終止雙方之勞
動契約?
揆諸勞工請假規則第6條、第8條及勞動基準法第59條第1項第2款前段之規定:「勞
工因職業災害而致殘廢、傷害或疾病者,其治療、休養期間,給予公傷病假。」、
「勞工依法令規定應給予公假者,工資照給,其假期視實際需要定之。」、「勞工
在醫療中不能工作時,雇主應按其原領工資數額予以補償。」,得以觀知勞工在因
發生職業災害之醫療或休養過程中不能工作時,雇主仍應給予公傷病假並按照該員
工原領工資的數額予以補償。除此之外,再按勞動基準法第13條之規定,勞工在接
受因職業災害之醫療期間,雇主不得終止契約。因此,若阿翔所任職的公司於他接
受醫療或休養之期間以不能勝任工作為由而將他解僱時,則該終止契約的行為會被
認定是違反勞動基準法的規定而屬違法。此時,阿翔可依照勞動基準法第14條第1
項第6款之規定,以公司違法解僱有違反勞動契約或勞工法令致損害其權益為由,
向公司表達終止勞動契約之意思表示,進而並可同時依照勞動基準法第14條第4項
準用同法第17條之規定,請求公司依照他工作的年資給付資遣費。

【結語】
以臺灣社會目前的現況,許多雇主常常因為法律知識的缺乏,或是想要節省每月為員工提撥的勞工保險費用及勞退基金,所以時常以僥倖的心態而未投保勞工保險,但雇主殊不知已違反了勞工保險條例之規定而可能遭受行政裁罰之外,對於員工發生職災事故時,雇主更必須要自掏腰包加以理賠。因此,依照相關法令誠實為員工投保,方為上策。



勞工因職災死亡時,雇主需要負擔的民、刑事責任 詹奕聰律師
【案例】
吳天良為黑欣營造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稱黑欣公司)的負責人,主要從事大台北地區房地產投資、開發、建設等相關業務。吳天良除因本身家庭背景優渥、政商關係良好而迅速在業界闖出名號外,其對於手下勞工的嚴厲刻薄、難以相處,甚至工地現場施作環境及衛生安全管理的惡劣,也遭人廣為流傳,成為眾人茶餘飯後的話題。某日,吳天良手下的水電工郝辛苦在新北市進行大樓新建工程時,因黑欣公司沒有設置護籠,也沒有配給安全帶、安全帽等,且在該工程進行前也沒有對於郝辛苦施予適當的安全訓練,甚至郝辛苦當日攀爬至高處所使用的鐵梯,其梯腳也已生銹腐蝕而大幅搖晃,多重因素下導致郝辛苦不慎自5公尺高之鐵梯上重重摔落地面,造成顱骨、頸椎、顴骨多處骨折、顱內嚴重出血,經送醫急救數日後仍不治死亡。試問:黑欣公司負責人吳天良對於此次職災事故之發生,可能涉及之刑事、民事責任為何?

【解析】
一、刑事責任部分:
(一)按「雇主對下列事項應有符合規定之必要安全衛生設備及措施:…五、防止有墜
落、物體飛落或崩塌等之虞之作業場所引起之危害。」、「違反第6條第1項或
第16條第1項之規定,致發生第37條第2項第1款之災害(死亡災害)者,處三年
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台幣30萬元以下之罰金。法人犯前項之罪者
,除處罰其負責人外,對該法人亦科以前項之罰金。」,衛生安全衛生法第6
條第1項第5款、第40條有明文規定。因此,本案例中在黑欣公司沒有提供護
籠、安全帶、安全帽等防止墜落的設備,甚至郝辛苦攀爬的鐵梯都已經搖搖欲
墜、不堪使用的情形下,吳天良因郝辛苦發生職災意外自高處墜落死亡之結果,
除需面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及罰金之刑責外,黑欣公司亦將同受相同數額罰金的
處罰。
(二)再來,依據刑法第276條第2項之規定:「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犯前
項之罪(過失致人於死)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
金。」,如果吳天良對於工地現場的施工環境管理確實具有疏漏,且吳天良沒有
提供適當的安全設備及穩固的施工器具是造成郝辛苦意外死亡的原因,則吳天良
除了違反上述的衛生安全衛生法外,尚會構成刑法的「業務過失致死罪」,責任
不可謂不重。
二、民事責任部分:
(一)工資補償:
按「勞工因遭遇職業災害而致死亡、殘廢、傷害或疾病時,雇主應依左列規定予
以補償。但如同一事故,依勞工保險條例或其他法令規定,已由雇主支付費用補
償者,雇主得予以抵充之:…四、勞工遭遇職業傷害或罹患職業病而死亡時,雇
主除給與五個月平均工資之喪葬費外,並應一次給予其遺屬四十個月平均工資之
死亡補償。…」,勞動基準法第59條第4款有清楚的規定。所以,假設本案例中
郝辛苦一個月平均工資為新台幣35,000元,則雇主黑欣公司因郝辛苦職災死亡
之結果,即須補償郝辛苦的遺屬45個月的薪資,也就是1,575,000元。
(二)死亡賠償:
除了前述雇主法定的工資補償責任外,根據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2條
第1、2項之規定:「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損害賠償責
任。」、「不法侵害他人致死者,對於支出醫療及增加生活尚需要之費用或殯葬
費之人,亦應負損害賠償責任。被害人對於第三人有法定扶養義務者,加害人對
於該第三人亦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侵權行為人尚須對於死亡受害人之家屬負
賠償責任。因此,在本案例中,郝辛苦的配偶跟兒女除了可以向雇主請求因郝辛
苦自高處摔落所支出的「醫療費用」,購買郝辛苦就醫時所需的藥品、營養品、
聘請職業看護等的「增加生活上需要之費用」,以及郝辛苦死亡後相關的「殯葬
費用」外,倘若郝辛苦的兒女未成年而仍受郝辛苦撫養的話,也可以向吳天良請
求到成年前所需之「撫養費用」。
(三)精神慰撫金:
最後,民法第194條尚有規定:「不法侵害他人致死者,被害人之父、母、子、
女及配偶,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此即所謂「精神
慰撫金」的請求權基礎。所以在本案例中,郝辛苦的配偶跟兒女除了前述財產上
的實際損害得請求雇主賠償外,對於他們因喪失配偶或父親所受的精神上痛苦,
也可請求雇主賠償相當的金額;而法院在審理類似案件時,通常會以當事人雙方
的經濟能力、家庭背景、受害人配偶子女的人數、年齡、精神上所受痛苦的程度
等因素,作為衡量最終精神慰撫金數額的依據。

【結語】
勞資爭議在我國社會中屢見不鮮,而勞工因職災在工作中受傷或死亡者,更是時有所聞;然而,不論雇主後續應負之刑事責任,抑或勞工(或家屬)後續對於雇主民事賠償請求數額之計算,均非一般人可得輕易明瞭。是以,為求慎重,避免勞資雙方權益受損,發生類此職災事件時仍應徵詢專業律師之意見,方較妥適。



淺談個人資料保護法之最新修法 林哲安律師
【案例】
柯瑞是沉迷於網路界的宅男,某日新聞媒體報導網路流出某金融業小開小李子自拍其與許多知名女神級小模性行為之影像,柯瑞忌妒心作祟之虞,為了滿足自己及廣大網友之好奇心,柯瑞決定發揮自己電腦方面之長才,極盡所能探究媒體所報導小模之真實姓名,最後證實A女遭小李子迷姦,B女則是小李子的性伴侶,該二人恰為柯瑞歷年來電玩展密切追逐的對象,柯瑞由愛生恨,決定自知名社群網站公開A女及B女的真面目,包括A女及B女之真實姓名及過往性生活經驗等個人資料,網友進入社群網站須先繳納會費,柯瑞不僅獲得不少網友之支持,亦賺進不少會費,網友更稱柯瑞為柯神,然柯瑞之上開行為是否已觸法?

【說明】
一、個人資料保護法(下稱個資法)近期之修正:
(一)民國(下同)104年12月30日修正個資法共12條,並已自105年3月15日施
行。
(二)本次個資法修正內容主要是有關病歷、基因、性生活和犯罪前科等敏感性個人
資料,除了經當事人書面同意、公務機關執行業務等狀況,否則不得蒐集、處
理或利用。依照修法前之個資法第6條規定,有關醫療、基因、性生活、健康
檢查及犯罪前科的個人資料,原則上雖然不得蒐集、處理或利用,但只要公務
機關執行法定職務,或非公務機關履行法定義務有所必要,且有適當安全的維
護措施時,都可取得相關個人資料,個資並未受到足夠保障。此次修正後擴大
了特種個資的定義,將病歷納入現行個資法第6條[註1]有關特種個資的範
圍,與醫療、基因、性生活、健康檢查、犯罪前科同為特種個資。同時若是除
了法律明文規定、公務機關執行法定職務或非公務機關履行法定義務的必要範
圍內,且事前或事後有適當安全維護措施、當事人自行公開等情況,可在必要
範圍內蒐集、處理、利用特種資料。
(三)除此之外,蒐集個資須經當事人書面同意,但書面同意若是公務或非公務機關
透過脅迫、權勢,違反個人意願取得就不能算是當事人有同意。另外就意圖為
自己或第三人不法利益或損害他人利益而蒐集、處理或利用特種個人資料,可
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一百萬元以下罰金。至於非意圖營利者則除罪
化,只以民事侵權行為損害賠償為主。
二、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3條之修正:
(一)與個人資料有關之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3條[註2]已於104年12月23日修正
並施行,明訂任何人都不得以媒體或其他公開方式揭露被害人的姓名或是足以
辨識身分的資訊,違反者若無正當理由,將可處二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鍰。
(二)有鑑於科技進步、網路生活化,為避免性侵害被害人遭不當網路留言或複製媒
體報導所傷害,因此將修法前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3條僅規範媒體不得報導或
記載被害人姓名或其他足資辨別被害人身分資訊的規定,擴大範圍到任何人均
不得公開或揭露被害人姓名及其他足資識別身分資訊,此條款亦被稱為「李宗
瑞條款」,以積極維護被害人隱私權益。
三、案例解析:
(一)柯瑞未經A女及B女之書面同意,亦非履行法定義務所必要者,更無任何事前
或事後適當安全維護措施,而蒐集A女及B女關於性生活之特種個人資料,且
意圖營利者,不僅須負擔民事損害賠償責任[依照個資法第29條(註3)]規
定,倘若不能證明損害額者則賠償金額以新台幣(以下同)五百元至二萬元為
限],尚可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並得併科一百萬元以下罰金之刑責及五萬元以
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鍰之處罰[個資法第47條(註4)]。
(二)柯瑞公布遭受性侵害之被害人A女姓名,違反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3條之規
定,可處二萬元至十萬元罰鍰之處罰。

[註1]:
有關病歷、醫療、基因、性生活、健康檢查及犯罪前科之個人資料,不得蒐集、處理或利用。但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在此限:
一、法律明文規定。
二、公務機關執行法定職務或非公務機關履行法定義務必要範圍內,且事前或事後有適
當安全維護措施。
三、當事人自行公開或其他已合法公開之個人資料。
四、公務機關或學術研究機構基於醫療、衛生或犯罪預防之目的,為統計或學術研究而
有必要,且資料經過提供者處理後或經蒐集者依其揭露方式無從識別特定之當事
人。
五、為協助公務機關執行法定職務或非公務機關履行法定義務必要範圍內,且事前或事
後有適當安全維護措施。
六、經當事人書面同意。但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或其他法律另有限制不得僅依當事
人書面同意蒐集、處理或利用,或其同意違反其意願者,不在此限。
依前項規定蒐集、處理或利用個人資料,準用第八條、第九條規定;其中前項第六
款之書面同意,準用第七條第一項、第二項及第四項規定,並以書面為之。

[註2]:
宣傳品、出版品、廣播、電視、網際網路或其他媒體不得報導或記載有被害人之姓名或其他足資辨別身分之資訊。但經有行為能力之被害人同意、檢察官或法院依法認為有必要者,不在此限。
前項以外之任何人不得以媒體或其他方法公開或揭露第一項被害人之姓名
及其他足資識別身分之資訊。
第一項但書規定,於被害人死亡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權衡社會公益,認有報導或揭露必要者,亦同。

[註3]:
非公務機關違反本法規定,致個人資料遭不法蒐集、處理、利用或其他侵害當事人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但能證明其無故意或過失者,不在此限。
依前項規定請求賠償者,適用前條第二項至第六項規定。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其名譽被侵害者,並得請求為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
28條第三項及第四項:
依前二項情形,如被害人不易或不能證明其實際損害額時,得請求法院依侵害情節,以每人每一事件新臺幣五百元以上二萬元以下計算。

[註4]:
非公務機關有下列情事之一者,由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或直轄市、縣(市)政府處新臺幣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鍰,並令限期改正,屆期未改正者,按次處罰之:
一、違反第六條第一項規定。



到底是誰的孩子?傻傻地搞不清楚! 廖希文 律師

【案例】
甲男與乙女於民國(下同)98年因相識而結婚,結婚一年後,乙女產下一子丙,然而因甲男忙於工作,無暇照顧妻小,乙女因而埋怨,雙方為此爭執不休,甲男因此時常徹夜不歸,原本婚後美滿之家庭生活丕變,乙女懷恨在心;而丁男為乙女的初戀情人,在得知此事後,時常前往安慰乙女,未幾舊情復燃乾柴烈火一發不可收拾,致102年間乙女懷有丁男的骨肉,並於103年間順利產下戊女,起初甲男以為戊女是自己親生骨肉,十分疼愛,但於105年間偶然發現乙女與丁男偷情之事,亦發現戊女越來越不像自己,反而像極了丁男,甲男悲憤不已。

【法律爭點】
(一)戊女在法律上之地位?
(二)甲男發現戊女非其所生,在法律上應如何救濟?
(三)丁男希望戊女認祖歸宗,在法律上應如何救濟?

【解析】
(一)戊女為甲男之婚生子女:
1.婚生子女與非婚生子女:
依民法第1061條規定:「稱婚生子女者,謂由婚姻關係受胎兒生之子女」,另依
民法第1063條第1項規定:「妻之受胎,係在婚姻關係存續中者,推定其所生子女
為婚生子女。」,即婚生子女是依婚生推定制度來推定父與子女的親子關係。從而
,由上述規定得知,婚生子女有以下要件:(一)須推定之生父與生母有婚姻關係之
存在;(二)須其子女係自妻分娩所生;(三)須於婚姻關係中受胎;反之,若不符
合其中上開(一)至(三)其中之一要件,無法受婚生推定,即屬於「非婚生子
女」。
2.本案,甲男、乙女於98年間結婚,戊女於103年出生,雖戊女之「親生父」為丁
男,然因戊女係於甲男、乙女之婚姻關係存續狀態由乙女所生,依民法第1063條
第1項,甲男為戊女之「婚生推定父」,戊女為甲男之婚生子女。
(二)甲男應提起否認子女之訴:
1.依民法1062條第2、3項規定:「前項推定,夫妻之一方或子女能證明子女非為婚
生子女者,得提起否認之訴(第2項)。前項否認之訴,夫妻之一方自知悉該子女非
為婚生子女,或子女自知悉其非為婚生子女之時起二年內為之。但子女於未成年時
知悉者,仍得於成年後二年內為之(第3項)。」;依家事事件法第63條第1項規
定:「否認子女之訴,應以未起訴之夫、妻及子女為被告。」
2.本案,甲男雖與戊女並無血緣關係,然依民法第1063條第1項規定,甲男為戊女
「婚生推定父」,因血緣關係與法律上婚生推定不一致,甲男自得依民法第1062
條第2項,得提起否認子女之訴,推翻其與戊女間之婚生推定關係。
(三)依實務見解,丁男原則上不得提起確認親子關係存否之訴:
1.綜觀民法及家事事件法規定,並無親生父得提起婚生否認之訴之規定。然依家事
事件法第67條第1項規定:「就法律所定親子或收養關係有爭執,而有即受確認判
決之法律上利益者,得提起確認親子或收養關係存在或不存在之訴。」,親生父似
得因親子關係有爭執,得提起確認親子關係存否之訴,以下詳論之。
2.按最高法院23年上字第3473號判例意旨:「妻之受胎係在婚姻關係存續中者,民
法第一千零六十三條第一項,推定其所生子女為婚生子女,受此推定之子女,惟受
胎期間內未與妻同居之夫,得依同條第二項之規定以訴否認之,如夫未提起否認之
訴,或雖提起而未受有勝訴之確定判決,則該子女在法律上不能不認為夫之婚生子
女,無論何人,皆不得為反對之主張。」、最高法院75年台上字第2071號判例意
旨:「妻之受胎係在婚姻關係存續中者,夫縱在受胎期間內未與其妻同居,妻所生
子女依民法第一千零六十三條第一項規定,亦推定為夫之婚生子女,在夫妻之一方
依同條第二項規定提起否認之訴,得有勝訴之確定判決以前,無論何人皆不得為反
對之主張,自無許與妻通姦之男子出而認領之餘地。」,此二實務見解,建構婚生
否認子女之訴與確認親子關係存否之訴二階段之程序;亦即,於子女「受有婚生推
定」之前提下,除非有婚生否認之訴勝訴判決確定推翻婚生推定,否則任何人均不
得提起其他訴訟反對之。「親生父」對於「有血統真實聯絡之子女」,雖有血緣上
之關係,然親生父本身不具備民法第1063條婚生否認之訴之提訴權,關於婚生否
認之提起,僅有夫妻之一方、子女、繼承人依法有提訴權,故親生父須待提訴權人
提起婚生否認之訴推翻婚生推定後,始得依家事事件法第63條提起確認親子關係存
否之訴。
3.故本案中,丁男不得於「戊女仍受婚生推定」之前提下,提起確認親子關係存否之
訴,須待本案之甲男、乙女、戊女,或取得繼承人身分之丙男提起婚生否認之訴,
且判決確定推翻甲男與戊女之婚生推定後,始得依家事事件法第63條提起確認親子
關係存否之訴。實務見解係避免親生父以確認親子關係存否之訴為名,行架空婚生
否認之訴設計之實,乃基於法律秩序安定性、婚姻之安定和諧及不影響未成年子女
之最佳利益,故有此二階段提訴之限制。

【結語】
在現行民法、家事事件法,於親生子女受有婚生推定時,親生父無法向法院提起否認子女之訴、確認親子關係存否之訴救濟血緣上與婚生推定不一致之情形,僅得由親生母、法律上推定之父、子女、繼承人等提起婚生否認之訴確定判決後,親生父始得提起確認親子關係存否之訴。

返回